北雪长陵

目测文渣。。。努力修炼中!

【鬼使黑白】“你是不是笑了!”

灵魂写手喻小花:

小白的笑容……【躺】
大概是热恋期设定?
片段,不要管前因后果好了因为我懒_(:_」∠)_


从山上下来的时候,正是黄昏。
夕阳之下,每一根落光的树叶的树枝上都挂着一颗金色的阳光,稀疏的秋草零星地在路边躺着——其实根本没什么山路,鬼使黑手中的大刀刚好开路,遇到陡坡,他就先自己下去,再牵着鬼使白的手把他拉下来。
山势平缓的时候,鬼使黑就开始唱歌了,三途河的船夫总爱唱些船歌,听多了也就会了。鬼使黑唱歌最多只能说不跑调,但是他喜欢,歌声就沿着山路曲曲折折地流向整片山坡,惊动了一群栖息着的寒雀。
鬼使白专心看路,却被那些鸟雀吸引了。他觉得实在有趣,视线就跟着它们飞走了。
歌声停下了。
“鬼使白!”
“嗯?”
“你刚刚是不是笑了!”
“没有啊。”鬼使白扭过头去,看到东方渐渐灰暗下去的天空。
“你有,”鬼使黑牵住他的手,“再笑一下嘛!”
鬼使白回头看他,他背对着夕阳,一身黑衣只成了一片剪影,看不清了,手是冰冷的属于鬼使的温度,却那么有力。鬼使黑用那种半是哄劝半是央求的语气说:“再笑一下嘛!”
太明亮了。鬼使白想着,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夕阳给了这个笑容太多恩赐。苍白的发丝染成了金色,面容也敷上一层粉,皮肤之下似乎血液又从新流淌起来。而那素白的衣袖似乎是摘了天边的云霞,白旗在干冷的秋风中飘动,却像是被点燃了,溢出猎猎的火焰。
鬼使黑想要说什么,那云霞般的衣袖竟搭上了他的腰,鬼使白凑上来,吻了他的侧脸。
这是完全无法预料的。鬼使黑只能抱紧了鬼使白,去吻他的唇,只是轻轻触碰,这样就忘了时间,灰蓝色从东方的天际染上西方,又渐渐被深蓝取代,半空中一轮银光。
那些寒雀又回来了。
鬼使白轻轻地推开了鬼使黑,月光洒落,勾出一个素净清冷的轮廓,那样子鬼使黑太过熟悉,又觉得可惜。
“这样的夕阳……”鬼使白倒还意犹未尽。
“算了吧。”他拿起白幡向前走去,“快走吧,该回去了。”

【绝版的暮秋】更新+致歉

绝版的暮秋今天更第二章~
第一章请手戳~
(严肃脸)绝版的暮秋这个文是我的lof首秀(生贺不算我是说长点的
我会把它好好填完的
但是因为开学三党压力大只能周更节奏,请谅解惹,甚至到了下学期备考期真的会断更,但是我保证只要考上外高我就回来填完
下一周是开学周,事情会比较多,所以下一周消失一周,就没有更新了
但是周更文还断更太不要脸了
所以就今天提前把下周更新放了
(存稿在燃烧

【绝版的暮秋】(二)
确实,我刚开始听到这两个人要单枪匹马下五人本吓了一跳,但是看到这二人刷本的方式,我直接看懵了。
只见这一片十几只小怪,秋木苏一个弧甩出去,一拉一片;一叶之秋天击每次挑起,必然是至少一只怪,再砸上个两三只,矛尖几个起落,剩下的怪的仇恨都拉的稳稳地了。然后秋木苏和一叶之秋俩人开始一个押枪一个靠挑,把所有怪往一个方向推。我眯了眯眼,如果按照这个轨迹推过去,两个人拉好的怪会正好聚成一堆。我不禁为这二人的默契感到不可思议,同时又被吓了一下——这俩人拉这么多怪就算了,还打算聚在一起一波流掉?!不用我怎么加血这种话,还真是大实话啊……我愣在旁边不知所措,作为一个奶感到如此没用还是第一次。
好吧,我一边观赏那二位的疯狂举动,一边打开治疗面板,无聊到数着他们的血一滴一滴下着,攒够一个小回复就放。
我懒懒地看着,慢慢就看困了。就是同一个动作在不断重播,毫无失误。
不过书生脑袋还是闲不住的。看久了,我突发奇想,一叶之秋其实这样拉怪效率并不是很高,还要应付身边其他小怪,如果能把每一次第一个攻击他的怪的攻击拦住的话,他再跟一个霸碎,也是一拉一片的档次。
这么想着,我就来了点兴趣,眯着眼睛数着身位,摇着十字架一个神圣之火点了过去。我对我自己放技能的准确度还是相当自信的,果然一击即中。
一叶之秋没有受到意料之中的攻击,转过视角来扫了一眼,正好看到了我那朵白色火焰。
“是你弄的?就不知道事先打个招呼吗?”一叶之秋有点不高兴,但手上不停,果然一个霸碎扫过去一片。
“是蒙中的,还是?”秋木苏接过来话,语气中充满了兴趣。
“蒙能蒙的这么准?”我撇了撇嘴,言简意赅地用两句话表达了一下我的想法。
“嗯,看来确实是可行的,而且相当实用啊。”秋木苏认真地说。
“啧,看名字这么文艺,感情是个暴力奶啊。”一叶之秋啧啧啧着,不过听起来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嘲讽了。“这个牧师倒是捡得值了,神助攻啊!”
我呵呵:“这都是科学的力量。”说完就后悔了,准确地暴露了我的书生属性。这群游戏玩家总是很不待见学生党。
“你是学生?”秋木苏一听就乐了。我“嗯”了一声,不置可否。秋木苏也没继续问。
此时二人的怪已经聚起,一叶之秋抢步上前,霸碎拍倒一片又疾退,秋木苏几枪又把没倒的小怪推倒,趁小怪还没爬起来,一叶之秋矛尖一抖,豪龙破军,赤红的斗气凝成巨龙漫天飞舞,穿过怪群而去,一个单体伤害大招愣是让他完成了灭群招。从怪群里穿梭一遍还不算完,扭头穿回去,随便叼起一只直接低空爆破,一片斗气肆虐,煞是好看。
“这操作……”我吃了一惊。“厉害!”
“是吧,哥们独创的!”那边少年的声音含着藏不住的得意。
秋木苏甩枪,一叶之秋抖矛,两个毫无破绽地接着大招,三两个来回的功夫,居然就真的把那一团怪一波流掉了。
“咳,你们后面都是这么一波流过去的?”我干咳了一声。
“不然呢,打到猴年马月去了。”一叶之秋笑笑。
“还真是不需要牧师的组合啊!”我感叹。
“是不需要那些只会加血不会用脑子的牧师,”一叶之秋果然嘲讽的本质怎么也收不起来了。我有些不爽,刚想说他不能这么说话吧,他却还有下半句:“不过像你这样的暴力奶还是挺少见的嘛,带着你这种会用脑子的牧师打着还挺舒服的!”
看得出来,这家伙实在不是很会夸人,但是已经很努力地在表达……对我的表扬了。我也很知趣的笑笑,不跟他计较那么多。我们三个人就以这种令人咋舌的方式合作着,一波一波推掉小怪小BOSS。到了最后一个BOSS,眼见秋木苏又开始拉小怪,我还以为还是按刚才的方法一波流掉,正准备往一叶之秋那边放辅助,秋木苏赶紧出声拦住我:“别放了,往我这边放吧!”我诧异地望了一眼一叶之秋那边,只见一叶之秋直接豪龙破军起手,朝着BOSS就开过去了。
“我去,这么凶猛,什么情况!”我实在是看不懂了。
“平常不带奶其实是不敢这么打的。”秋木苏已经拉起了一溜火车,正飞枪着绕着场地转。“我负责清小怪,他去杀BOSS。但是平常这样打蓝会不够,所以带着牧师才敢这么来。”“机灵点哈,主要照顾好蓝,到你发光发热的机会了。”一叶之秋手里斗着BOSS还如此地漫不经心,这两位小哥的淡定真是让我惊得不行。
我当时顺手开着录像的,只见那个场面诡异的:一个战法调戏着BOSS斗得不亦乐乎,一个神枪飞枪拉着长长一排火车呼啦啦从旁边浩浩荡荡地呼啸而过,一个牧师完全不摇血一直在拼命套圣言祷告。后来我把这段视频放在讨论区里,一圈人跟贴表示你这是假的吧,这也是人类能做到的事情?
确实,我当时也不怎么相信的,但是它就是这么堂而皇之地在我眼前发生了,还发生地特别合情合理,特别轻松地就推完了一个副本。有时候运气就是这么神奇,老天有心让我感受一下这种游戏还是有意思的,比如跟着这样两个疯子这样推本。
当BOSS被一叶之秋一矛最终挑掉的时候,我还处于懵逼状态。一叶之秋晃晃悠悠地上去拾了装备给我们看。
“十字架?”我凑上去,十字架肯定是我这个没用的牧师的了吧。这时秋木苏却突然开口,说:“材料装备你多挑点吧,十字架留给我吧,行吗?”
其实我也不是很在意那一把十字架,毕竟我自己的十字架就已经是橙武了,而且有很高的爆击几率,还是挺对我胃口的。但是秋木苏、一叶之秋两个攻击手,要十字架干嘛?这我倒是感兴趣了,就问:“十字架倒是无所谓啊,毕竟也没怎么出力,不过能不能告诉我要十字架干吗呢?”
“拆了研究呗,不然攻击手要这干嘛。”秋木苏倒是很爽快,笑着告诉我。
“哦?你们在弄银武?”要知道,银武是每个玩家都拼命研究的东西,力求一把武器成名。“但那也用不到十字架吧。”
“帮别人弄的,不然也不会下这种小本。”秋木苏依旧正面回答了我。
“这么大方啊,”我嘟囔着。“这得是多熟的人能帮忙做银武?”
“大方?准确来说,是被别人雇佣来做银武的。”秋木苏微微一顿,转了很严肃的语气。“所以请拜托把十字架让给我,其他的你随便挑。”
我听了也不禁一愣,虽然不是很明白他的“雇佣”何解,但是还是足够体会到这对他很重要,再纠缠下去就没什么意思了,就答应了,还是和二人均分了其他东西。
“谢谢了,”秋木苏松了一口气。“我还差一点材料,明天还要来打这个本,你要还在的话就一起吧,打出来十字架再还你。”
居然这么好,我算是勾搭上固定队伍了?我赶紧答应了。一叶之秋和秋木苏二人和我道别,我隐约还听到一叶之秋说下次如果打纪录可以带我试试,不过不是对着话筒说的,倒像是对着就坐在旁边的人的音量。这两个人在一起吗?说到纪录,我还是抖了一下,exm,破纪录说得这么顺手?我去翻了翻纪录,这个本的最高纪录一天前刚刷新,队长的角色名我倒是记得很清楚,一个拳法师,叫大漠孤烟——那不就是传说中的拳皇嘛。往下一翻,刚被刷下去的纪录,我看到了两个无比熟悉的名字——一叶之秋、秋木苏!我去,我不是刚和这俩人从本里出来!那个打法,五人队,不创纪录就鬼了!
我后面的两个小时也打得心不在焉,干脆早早下了线。

817真是个神奇的日子啊😂大家稻米节快乐啊😃HB to 大孙😄咳但是……好尴尬……今年817……是中元节呢……

【绝版的暮秋】伞修日常向,第三人视角(这意味着主角是原创)

试水(看看更新了版本还吞不吞我空格)
稍后补发前言。。。(mdzz你的稍后大概要俩星期吧?)
中篇吧,各种慢更(懒+三党
【绝版的暮秋】(一)
高考结束第二天,我窝在家里收拾东西。
从初中再到高中,六年的题海浴血奋战,我终于是告别了中学生活,那些日子真是不堪回首。
我拖出几个大箱子,把所有与中学有关的东西统统塞进去封起来。真是十年都不想看见了。
趁着爸妈不在家,我抖出一串小钥匙,试开了那个带锁的小柜子。漫画书、CD、周边、小说、明信片,我一个个翻拣过去,封得封留得留。在柜底,压着一本陈旧的日记。我笑笑随手一翻,挥手向后一丢,听着日记本呼啦啦地翻着页砸进收纳箱里。我隐约听到啪嗒一声轻响,好像是什么塑料卡片在地上弹跳了两下。我反手去摸,一张冰凉得卡片入手,很多划痕。把卡片翻过来,我愣住了。
这张卡是深红色的,写着大大的荣耀二字。对啊,居然把你给忘了。第一版荣耀账号卡,我已经多久没碰了?三年,还是四年?
我犹豫了一下,随即把身边的杂物堆一推,把账号卡塞进兜里,出门去了。

接触到荣耀,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初二那年的暑假,爸妈把我扔在奶奶家过暑假,我有一天真是闲得发慌,鬼使神差地拨通了一个小学社会哥的电话。他倒是很热情,说小学霸也要成坏孩子了呀,就拉着我去泡网吧。当时荣耀刚刚开服没多久,这哥们也挺感兴趣,我们俩一人弄了张账号卡开始打荣耀。荣耀很考验操作,也就是手指的协调性和速度。我小时候被父母逼着练过钢琴的,很快就玩得很溜了,我那哥们看的特别羡慕。到了二十级,估计还是书生心理使然,我又一次鬼使神差地转了牧师,虽然我一点不觉得自己牧师哪里玩得好。从此我就过上了每天早上跑出门跟队下本晚上回家睡觉的糜烂生活。
后来那位带我进荣耀的家伙估计是被家长管教了,反正没再见他打荣耀了,我就每天自己站在副本门口刷着文字泡找人带进副本。毕竟副本门口组的野队从不会拒绝奶,但是这么混着感觉人生都无趣了,荣耀在我心中瞬间沦为刷副本打BOSS练级也不知道自己干这有啥用的辣鸡游戏。
当然,我这最后不是还没弃荣耀吗。 就在我快要对荣耀说拜拜的时候,却有两个人的出现颠覆了我对网游,至少是荣耀的认识。
那天我又把角色停在副本门口,左手刷着文字泡右手还写着作业——跟野队的时候这个姿势就足够了。有两个声音交谈着,离我的角色越来越近了。我就抬头瞄了一眼屏幕,一个战斗法师,叫一叶之秋;一个神枪手,叫秋木苏。则两个人的角色名放在荣耀全服真是都文艺的不能行,你们知道,书生总是对那些文绉绉的名字比较有好感,我不禁听起了他们的对话。
秋木苏:“你够了没?就算你操作再怎么样至少要有CD吧?不带牧师就说说玩吧!”
一叶之秋:“咱俩需要带牧师吗?杀穿它一半血都用不完吧!”
呵,这人好大口气,这简直就是鄙视全服的牧师啊!我不禁更感兴趣了。
秋木苏:“差不多得了,你胆子大,你技术高!我胆子小行吧,不带奶我不放心行不行?这门口随便拉一个至少都会治疗是吧!反正又不怎么用他们加血,保个险吧!”
一叶之秋没接话,但是我仿佛就已经脑补到那个人不屑的表情了。
不过一叶之秋嘴上说着不人倒是很诚实,转着视角扫了一圈周围,估计是找牧师呢。
“诶,沐秋,你看那孩子ID,挺有意思的啊!”
他的视角最终停在了我的方向,招呼秋木苏。哈?我的ID,暮秋夜唱?怎么个有意思法?等一下,一叶之秋,叫秋木苏沐秋?咳,好像确实和我的ID有点关系……
秋木苏也把视角拉过来,笑了一声说:“哈,真是有缘啊!”估计是打量了打量我的装备啥的,就发来组队邀请招呼我去刷本。刷就刷呗,跟着谁不是刷,我正好因为听到刚才的对话对着二人有点兴趣,就顺手点了通过。
“走吧!”秋木苏看着我呆在门口没打算挪窝的样子,又来招呼我,一叶之秋半只脚都快进本了。
“等等等等等等?!”我又打开队伍页面确认了一下,吓得我爆手速敲了一串等等。
“干什么?”估计是我那一大串文字泡晃着一叶之秋了,他有点不耐烦地问。
“你们两个人,刷一个五人本……”我打开了语音,我想我的声音当时一定有点失控。
“这不是三个人嘛,你不算?”一叶之秋懒懒地反驳我,顺手就先进了本。
我也是无比无奈,跟在秋木苏后面先下了本,才把后半句话接完:“而且刚才还打算不带牧师?!”
“哦,你都听见了啊。”一叶之秋的声音,真是特别嘲讽。“那就不用多解释了,我们俩刷本比较利索,你就随便边上站着,随便刷个血就行,就当带你混个经验了。”
一叶之秋嘴上嘲讽着,手里也不闲着,抖着战矛已经冲向小怪。
“你贱不贱啊,这要不是同队豁免,人家神圣之火都套你头上了!”秋木苏笑着打趣。我咬牙切齿地跟了一句:“没事我脾气好!”
秋木苏呵呵一笑,还是很好脾气的说:“那我去跟他开怪了,我们俩打起本来比较澎湃,没工夫照顾你了,你自己躲着点啊,拉个血线啥的都是顺手的事。”确实,秋木苏一听就是老实人,我“嗯”了一声表示明白,秋木苏就直接几枪出去开怪了。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看得我下巴差点没掉下来,真真是刷新了我的认知。

盗墓笔记+全职高手+福尔摩斯

打开lof惊现黄少生贺图小合集好幸福!

2016黄少生贺(日常向?)

lof首发献给了黄少生贺。用生命赶出来的贺文啊。 #黄少天生日快乐[em]e400186[/em]# 乱涂。。。随意看看就好了。微喻黄、叶黄,伪叶蓝。 “什么情况都什么情况!”黄少天又在蓝雨训练室嚷开了。“队长你干嘛呢!死亡之门这种大招都能放错位置?不是你的风格啊!小卢你把重剑当狂剑玩啊,不带这么卖血的吧?诶呦景熙同志这血线都照顾不过来?到底都干嘛呢?这晚上可是有比赛啊,这什么状态,说好的默契呢?”说着已经摸到了卢瀚文背后。 “呦呦小卢这么重的黑眼圈啊!年轻人熬夜可不是好习惯啊,昨天晚上干嘛呐!去去去睡一会去,再不放你去睡觉你马上就一头捣键盘上睡着了吧?”他一手拉下卢瀚文的耳机一手捏着卢瀚文的肩膀,把他从座椅里拎起来推向旁边的沙发。卢瀚文真是有点瞌睡懵了,一脸迷茫地往向喻文州的方向。喻文州示意卢瀚文去吧,摘下耳机自我检讨道:“我刚才有点走神了,指挥有点乱了。不过大家状态都不是很好,先休息一下吧,一个小时以后再来联系讨论战术吧。”大家纷纷点头,摘了耳机。 “这是你们约好了集体熬夜啊?看这一个个的哈欠连天的,一脸的萎靡不振啊!”黄少天随口抱怨着,自己却回去带上耳机玩自己的去了。确实,刚才的练习只有他一个人神勇无比,其他人都有点掉线,实在不尽兴。 黄少天实在是闲着,登了小号跟着公会抢BOSS去了。正好神之领域刷了一个60级的BOSS,说大不大,但也不舍得放弃的那种。春易老本来的意思是黄少天就不用出马了,留着等等有没有更高端的BOSS刷了是真理,但是黄少天看了看一个小时也不够怎么玩的,干脆就跟着出去了。 蓝溪阁到得算早的,还只有踏破虚空一家到了。踏破虚空到底抢不过蓝溪阁,看蓝溪阁来了,就打算坐山观虎斗了。蓝溪阁这边领队的蓝桥春雪(我会告诉你们其实不想写蓝河小天使的,但是目测四大高手只记得这一个了TNT)本来意思是等等再说,霸气雄图、百花谷、兴欣都已经在路上了,被捡了便宜就不太好了。黄少天看看时间,没多久了,就说先开了呗,不打白不打。蓝桥春雪无奈,领着精英团上去开了BOSS。 果然不出五分钟,老冤家兴欣就来了。领头的是枪炮师,一看就是伍晨。伍晨估计也看出了这剑客的端倪,领着兴欣待在一边静观其变。没一会,那边枪炮师又悠悠逛逛走了过来,那画风,一看就是某个不要脸的。 “哎呦这不是叶神叶不羞?抢BOSS这么拼比赛都不在乎了?正好来来来pkpkpk啊!” 叶修撇嘴:“切,你们蓝雨浪啊,我们兴欣渣,反正不缺这一个60级的BOSS。” 然后,竟然,带着兴欣公会,扭头走了。 走了?!蓝桥春雪瞬间懵。叶修大神什么时候变这么温婉这么谦和了,exm?他瞟了一眼黄少天,画风有点暧昧啊……区别对待,这不公平!蓝桥表示不服并且鄙视叶神三秒。 黄少天显然也觉得相当不科学,嘴上也一直在嘀嘀咕咕不停,但是倒是很兴奋地冲上去砍BOSS,蓝桥也豁出去了,直接甩起剑跟着黄少拼命刷输出去了,反正有黄少在,OT什么基本不可能吧? 在全蓝溪阁不要命的攻势下,霸气雄图竟然还没来得及出手,一个好好的60级BOSS就让蓝溪阁活活围死了。 黄少天满意地伸了个懒腰,给春易老打了个招呼就准备原地消失,蓝桥突然想起一件事——作为剑圣大大的小粉丝,怎么会忘记他的生日呢?想想今年竟然能亲口给偶像送上生日祝福还有点小激动呢! 靠,为啥跟个老缠粉一样?蓝桥觉得自己刚才是在太失态,简直像观众席上喊黄少是我老公的女粉丝们一样。 等一下,黄少生日,这算不算特别的日子?额,叶神如此温婉地带走了兴欣,也是个特殊的日子啊……难道说?叶神居然变得那么和谐那么善良?我不信!难道说,有隐情? 俗话说腐眼看人基,蓝桥看向还在叽里呱啦地折磨沉默的大春的黄少,已经不可遏止的带上了黄少你怎么是这样的悲愤。 “少天?”那边隐约传来了喻文州苏苏苏苏的声音。春易老松了一口气,赶紧招呼黄少天去训练吧,黄少准备下线的时候小蓝桥还是很乖巧地对黄少道了HB。黄少反应了一秒钟,估计又是一大串话,幸好刚开头一个“谢谢”声音就弱了下去,喻队的声音响起来:“少天给你们添麻烦了。”蓝桥赶忙说没有没有,喻文州示意之后就把黄少的账号卡给拔了。在喻文州拔卡的时候还能隐约听见黄少说“哎队长你怎么能这样我今天过生日呢,比赛不给过生日就算了连句话都不让说了有没有天理了……”蓝桥甩甩头,想什么呢,黄少和队长才是坚不可摧的一对好吗?好吧,蓝桥决定承认他已经腐了。 “哎队长怎么能这样我今天过生日呢,比赛不给过生日就算了连句话都不让说了有没有天理了!你看他们一个个跑神的没睡醒的我也是为了让他们清醒一点啊……”黄少嘟囔着扫了一圈四周,看起来刚才一个小时大家都在睡觉——而且睡得还不好,黄少打BOSS的时候绝对不安生。喻文州不搭理他,拔了他的小号顺手插在兜里,去把卢瀚文摇醒,出去洗了把脸。徐景熙从外面进来,拎着一堆星巴克的美式招牌,招呼人来帮忙。黄少接过一杯,把奶油球和砂糖全都一股脑倒了进去,还是苦的不行,其他人则居然什么都不加直接就嗑,把他惊的不行。 大概是咖啡的效果,大家都精神了些,比刚才的死人样好多了。 万幸,晚上的比赛倒是没怎么影响到,蓝雨正常发挥,拿下了7分。(分数胡乱写的,基本不记得赛制了让我如何算)但蓝雨众人真是内心庆幸,这绝对是超常发挥了,不然那一个两个都懵着的怎么拿7分,拿个2分还差不多。 “黄少啊。”肖时钦走在过道里叫他。今天是蓝雨主场,先接受采访的是黄少天、卢瀚文和徐景熙。雷霆派出的则是肖时钦、方学才和戴妍琦,在过道里和黄少天他们打了个照面。 “哈哈哈哈小事情啊我就问你服不服啊……(我点省略号是表示以下省略数千字)”黄少天迅速滔滔不绝的开始炮轰小事情。刚才团队赛方学才和戴妍琦去限制喻文州,郑轩则把火力线切出来和黄少天压得肖时钦动弹不得。发不了指令的肖时钦尚且能挣扎,但是没了肖时钦的雷霆就判上了死刑。无奈,方学才按肖时钦拼死发出来的最后一句指令带走了喻文州刷掉了郑轩四分之三的血,可还是没能扭转败局。说实话,要是没有黄少天的手速,实在做不到把肖时钦限制的那么死,所以喻文州很,客观,地默许了黄少天长篇累牍的自夸,以至于此刻见了肖时钦更加收不住了。 戴妍琦皱起了眉头。 方学才皱起了眉头。 徐景熙皱起了眉头。 卢瀚文也拧起了他的小脸。 肖时钦不动声色地推推眼镜,眯眯眼地微笑着看他。黄少天觉得有点冷。 就在两人错身而过的时候,肖时钦突然把头扭过来,吓得黄少以为他要干嘛呢。肖时钦笑笑,贴着他的耳根轻轻道了一声生日快乐。 黄少天喉咙里的话戛然而止。愣住了。 徐景熙一脸受了惊吓的表情。肖队长被他们家小魔女带坏了吧,现在这么会撩人了?再看看黄少的表情,啧啧,黄少不妙啊。徐景熙不动声色地把一脸单纯的小未来往边上拉了拉,脱离了黄少若有若无的,戾气影响范围。 走廊的尽头,蓝雨休息室里一片黑暗。“我靠人呢,不等我们就回去了,急着睡觉啊?我说小瀚文啊你最善良诚实了告诉前辈他们昨天晚上又玩啥了玩得那么开心还不带我……”黄少天还在刚才的惊吓中没反应过来呢,语焉不详地念念有词。回头一看,徐景熙和卢瀚文竟然也隐没在了黑暗之中。“吓人呐,还不开灯,人呢?”说着去摸灯的开关。 他凭着记忆摸索着门边的开关,却摁到一只温热的手。“我靠,郑轩吧,装神弄鬼干嘛呐……”不等他说下去,郑轩直接反手把他摁在墙上。黄少天一下子压在了开关上,灯亮了,郑轩手里一块奶油蛋糕也已经到了眼前,躲不过去了。 “小样!”黄少抹了一把脸上厚厚的奶油,直接一甩手糊在了郑轩脸上,趁势挣脱。其他人也已经抓起蛋糕砸过来,黄少天在枪林弹雨中躲闪着,终于抢到蛋糕旁边开始反击。后来谁砸谁已经完全分不清了,谁是谁也弄不清了,一群大男人把自己砸完了一整个大蛋糕,玩得摊在沙发上。这时候黄少天才发觉喻文州好像不见了。 门开了,喻文州一身标准的侍应生制服,推着手推车进来了,顺手关上了灯。车轮滚动的声音经过他们,在腾空的房间中心停下。打火机微弱的火光映出了喻文州微笑的脸,有些晦暗,让黄少天没来由地想起刚才妖娆的小事情,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喻文州把蜡烛点亮,无奈地望了望他们:“老板说的对,要买两个蛋糕,一个吃一个玩。”又转向黄少天:“少天,不来许愿?”黄少天撇着嘴,还是闭上眼意思了一下。“哟,这次这么简洁啊?”众人打趣。 “嘭”的一声巨响,伴随着果酒四处飞溅。“不好意思啊,不会玩这个。”喻文州皱着眉看着手里的启瓶器,往每个杯子里倒了小半杯果酒。“不是不能喝酒吗。”徐景熙笑道。“偶尔一次也无所谓吧,”喻文州动作不停。“果酒酒精含量又不高,当饮料喝呗。 “好!”众人鼓掌。“有队长垫背了害怕啥!”说着纷纷起身端杯。“小卢没有,未成年人还是喝果汁吧。”喻文州补充,递给卢瀚文一杯苹果醋。小卢很不甘心地接过苹果醋,酸得呲牙咧嘴。 一杯果酒下去,虽然酒劲不大,但依然有一杯倒的。没错,就是提议大家喝一杯的伟大队长喻文州大大。既然队长已经睡倒了,剩下的人就极有默契地开始拼酒。把一大瓶酒干完之后,剩下的果然就只有黄少天了,毕竟也是跟着魏老大混过的人,酒量不会差。 蜡烛快要熄灭了,烛光幽微。黄少天倚在沙发把手上,半醉地眯着眼看着醉倒睡着了的喻文州。他扯下喻文州的领带,穿过肩膀把喻文州捆了起来,凑近了眯眯眼小声说:“嗯,这个生日礼物,相当不错啊……” 烛光晃了两晃,终于熄了。伴随着微光的消逝,黄少一头栽进人堆里睡着了。 角落里安静围观的小卢好像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黄少队长,原来你们,竟然是这样的。 【鱼纹粥:……我说我是无辜的有人相信嘛。】